首頁 | 聯絡我們 | 討論區 | 南縣教網
第二節 武裝抗日與政治文化運動 一、 南瀛保衛戰 二、 武裝抗日事件
南瀛保衛戰

一、 南瀛保衛戰

明治28年(1895),日人進駐臺北開始行殖民統治之後,當時全臺的情況仍屬紛擾不靖,各地皆有民眾組織義勇軍欲抵抗日人的統治。故近衛師團奉總督之命即刻揮軍南下,以早日遂行日人的殖民統治。

當北部的臺灣民主國的重要成員,全因日軍的到來而逃散;時在臺南的黑旗軍將領劉永福乃召集臺南士紳共商大局,對抗日軍。為了應付龐大的軍需,劉永福乃延攬善化富紳陳子鏞 任糧臺局長,籌措軍餉。陳子鏞一上任,首捐白銀40萬,並編練義勇軍,抵抗日軍入侵。

北白川宮親王所率領的近衛師團離開臺北之後,沿途即迭遭義軍猛烈的抵抗,南進行動顯得相當的不順利。樺山資紀嘗言:「當地(指臺灣)抗擊我軍的人士不同於遼東的支那人,有不怕死的風骨,決不容許輕視。日前本府處斬十幾人,行刑前毫無懼色,態度從容,雖是敵人,頗令人佩服。」 難纏的抗日義軍,加上許多日軍染上惡疾,整體形勢迫使總督不得不向日本國內請求兵力增援。

9月22日,總督府擬定計劃,兵分三路進攻臺南府城,除了原先的近衛師團外,由日本國內所抽調來的兩批部隊,亦投入殲剿抗日義軍的行列。此時在臺的日軍總兵額數,加上維持秩序的武裝警察,其員額共達九萬多人(如【表8-2-1】)。

【表8-2-1】日軍進攻府城所動員的兵力表

資料來源:邱奕松,〈乙未南瀛抗日記〉,《南瀛文獻》第27卷合刊,臺南:臺南縣政府,1982,頁97∼98。

10月10日,第四混成旅在軍艦炮火的掩護下,準備由布袋嘴登陸上岸。雖然遭逢由侯西庚所率領的義軍阻擊,然由於義軍裝備遠不及日軍,未幾即節節撤退,日軍順利的登陸上岸,往鹽水方向前進。11日,混成第四旅配合近衛師團夾攻鹽水港街。義民翁煌南協同總兵譚少宗的部隊,據守街道各要點,奮勇抵禦。然在日軍砲兵部隊的火力下,義軍死傷慘重,只得棄守鹽水港街,轉進臺南。

日軍攻陷鹽水街後,兵分二路,一路進犯急水溪畔的鐵線橋庄;一路進攻渡仔頭庄(今北門雙春村)。13日,麻豆士紳郭黃恭號召陳維邦、郭黃池、柯文祥等人組織抗日義勇軍,往鐵線橋方向集結,伺機攻擊進佔鐵線橋的日軍。義軍雖有高昂的士氣與鬥志,然面對擁有精銳武器與訓練精良的日軍,不啻以卵擊石,死傷慘重。攻勢受挫的義軍,稍事休息後,再次進襲鐵線橋,無奈增援的日軍接連趕到,鐵線橋的攻防戰遂告失敗。

另一方面,由林崑岡 、沈芳徽、陳聯發所領導的義軍,與日軍在渡仔頭庄對峙。日軍以猛烈的炮火進逼,迫使義軍暫且退守,伺機反攻。13日,義軍再次集結,欲攻擊渡仔頭庄的日軍,然從他處增援的日軍卻反將義軍包圍,抗日義軍只得退守。16日,盤據在急水溪畔的義軍,在沈芳徽與林崑岡的領導下,對日軍發動一波又一波的攻擊,雙方激戰、衝殺搏鬥,戰況慘烈。18日,貞愛親王調撥增援日軍抵此,欲採強攻戰略撲滅義軍,遭沈芳徽、賴安邦等人阻遏於蕭壠郊外。20日,林崑岡等人於竹篙山決揮軍與日軍進行一場生死戰,面對日軍大舉南下,義首林崑岡慷慨赴義,中彈後自刎而亡。

除了蕭壠一帶悲壯的抗日情事外,同一時間麻豆亦有義軍奮勇抵抗南進日軍的戰役。19日,日軍另一之南進軍,逼抵麻豆庄,義首徐驤 等人率義軍出戰抵禦。貞愛親王親率大軍來到,憑藉猛烈炮火,義軍漸不支,徐驤首當其衝,中彈而捐軀。麻豆保衛戰遂告失敗,義軍退走臺南。

竹篙山與麻豆之役後,日軍沿途南下焚火燒庄,抵蕭壠時,見當地荊竹茂盛、宅溝深長,誤認為是義軍的軍事要塞,以為抗日義軍藏匿於其中,乃開始屠殺,一時竹溝成為血池,無辜送命的百姓無法估計,此即所謂的「蕭壠社大屠殺」。

乙未南瀛保衛戰,在劉永福逃離臺灣,日軍不受阻撓地進入府城後,劃下了據點。這段悲壯的南瀛抗日情事,犧牲了數以千計義民。撇開民族大義不談,他們奮不顧身、置生死於度外的精神,其所護衛的應當是那份鄉土情懷的認同吧!
第二節 武裝抗日與政治文化運動 一、 南瀛保衛戰 二、 武裝抗日事件
Powered by TadBook2
此篇文章為網友個人意見,不代表本站立場.
Powered by XOOPS 2.0 © 2001-2003 The XOOPS Project